暮寒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柏奇小说beranm.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世界破破烂烂,小猫缝缝补补。

丈夫走后的第二天,时元就把缝纫机搬到家里来了。

做了无数次医生的马甲,时元都快衍生出裁缝工的第二技能了,不过技多不压身,

的身份敏感,也不好大大咧咧的去拜托别人帮忙,所以这些事情

诺伽走后不到四十八个小时,时元就开始怀念他了。

他一边勤勤恳恳的做衣服画面具,一边祈祷联盟和帝国不要打起来,纵然诺伽本事不小,时元也担心他在战场上被Nv1。一边忙活,时元还一边抽空吃饭,只是勺子刚进嘴巴又被挪了出来,时元嫌弃的皱了皱眉,诺伽不在,什么时候饭凉了他都不知道。最近本来就爱吐,再吃冷饭他不要命啦,于是认命起身,去厨房又给自己重新热了一遍。

回到缝纫桌前,时元先把热好的饭扒完,然后对着一堆凌乱的布料微微发愣。

明明以前也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次这么难以接受呢?

诺伽不在,就好像身边有个位置被挖空了一样,到底有什么事值得诺伽这样的隐藏大佬兢兢业业扮演一个联盟小指挥官?时元不解,端起一旁的水杯咕嘟吸了几口。水和饭明明都已经下肚了,饱腹感却并没有多少,军部医生看过也说他没毛病,时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只得重操旧业,出去打打野看看能不能恢复过来。此时的时元还不知道,他这种到处打野的行为,在同族人眼中,和小可怜出门讨饭没什么区别。

只是时元没有这个概念,他从小就离开了母亲,父亲也对他爱答不理,时元还觉得自己自给自足是个很牛逼的独立男性,只要能让身体舒服吃什么饭不是吃。而且丈夫不在家,时元还能更加放飞自我一点。

连夜赶制好“工服”,又大笔一挥画好了面具,时元才回了卧室睡觉。

平时诺伽在的时候卧室好像很拥挤,现在他走了,这里又变得有些过于空旷。

好在他走了也没多久,时元趿拉着拖鞋,一脑袋扑到了诺伽经常睡的那边床位。

埋在丈夫的枕头里深吸了几口,时元的呼吸才平缓了下来,没过一会,他就这样自顾自的睡熟了。一一然后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

再次醒来,时元有一种时空错乱感。

不用上班不用定闹钟,但他最基本的生物

应该在的啊,现在生物钟也彻底失效,时元看了眼手机,眼睛盯着日期的位置愣了愣。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他是不是真的傻了,最近一段时间能吃能睡还多愁善感,精神力还时不时的给他出个毛病。

不能再等待下去了,他需要立刻行动,出门,找他的辅助代餐!不然等诺伽回来一吃醋又什么都干不了了!为了防止吞噬普通精神力再次造成呕吐,时元决定还是去找最开始就瞄准的那个人。

他收拾好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开车直奔花店附近的公园。

时元曾经在这里偶遇过阿芙罗,他知道阿芙罗偶尔会来这里寻找微笑医生

临下车前,他搓了搓手臂的汗毛,对阿芙罗,他更多的是逃避而不是害怕。

主要是时元觉得自己应付不来一个真变态,他不太明白阿芙罗找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是想和他切磋一顿?其实切磋一顿也正好,他趁机偷吃两口就能溜了。

武装齐全的青年缓步行走在无人的公园小路上,他一会嘀嘀咕咕,一会恍然大悟。

他的头发随心情变成了悲伤的灰色,看起来很有颓废艺术家的感觉。

诺伽不清楚他的身体情况,临走时还在嘱咐他多睡觉少活动,但是时元认为,身体的所有不适都是因为长久没有吞噬精神力的原因。只要吃饱,就会变强。

他步伐散漫,这次没有站在草坪上伤春悲秋,而是坐在了阿芙罗曾经坐过的秋千架

上,看着远处的蝴蝶在黄昏下绕来绕去的飞舞。

不知道诺伽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抵达战场了.......

时元刚跟着抬头看向天空,视线范围内就出现了柔软的红色发丝。

红发男人双手抓在秋千架上,轻轻的帮时元推了推,然后低头笑道。

"好久不见,我的医生。"

时元愣住,啊了一声。

阿芙罗看起来非常高兴,就连语气都是带着轻快气息的:“怎么了呢?见到我很惊讶?”

时元:“....,我只是在想,你该不会除了吃饭睡觉处理公务,其他时间都在这里守株待兔吧。阿芙罗精致的眉眼弯了弯:“你猜?”

我猜你是个大变态。

没等时元说话,阿芙罗就接着道:“我庇护你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没有感谢我的话吗?”

原来就是你一直给我放水啊!

时元很真诚:“谢谢,你真是个好人,请问您有病吗?我可以现在免费帮你治一治。”

打败腹黑的只有天然呆,阿芙罗动作顿了顿:“你和我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欲买桂花酒
迟雪洱穿书了,穿成了古早耽美文里跟富商大佬联姻的炮灰受。 彼时他才二十岁,面容精致瑰丽,漂亮得蛊惑人心,只可惜是个泡在药罐子里的命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水晶玻璃美人。 跟他联姻的大佬金尊玉贵,气质禁欲,初见面时一双冷眸不带丝毫情愫:“我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没那么多功夫陪你,你要学会自己打发时间。” 迟雪洱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感觉一下就能把他抱起来的冷峻男人,突然一阵咳嗽,苍白的脸蛋微微泛
都市 连载 31万字
暗夜潮涌[娱乐圈]

暗夜潮涌[娱乐圈]

山花对酒
奚沅第一次见周惊鸿,是在一艘纸醉金迷的豪华游轮宴上。海风湿咸,声色靡靡。他斜倚着船舷在孤灯下抽烟,白衬衣解得只剩了一颗扣子。奚沅误以为他也是被带来船上“献祭”给富婆或富商的艺人,她鼓足勇气上前,拉了拉他袖子,眼眸纯澈潋滟地看着他。“我们一起逃吧。”桃花眼轻掀,周惊鸿慵懒地看她,暧昧光影下,一张俊脸冷艳清绝不似凡人。“逃去哪儿?”他吐了口烟,声音低沉磁性。奚沅踮起脚,附在他耳边软声吐气:“这里很乱很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反派非要和我结婚[娱乐圈]

反派非要和我结婚[娱乐圈]

林盎司
苏清在22岁高中同学聚会这一天,终于发现自己是一本活在小说里的炮灰,哪怕他再努力,也只会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以此,反衬主角的顺风顺水。苏清:……拳头硬了!他一抬头,意外看到了书里的反派,自己曾经的高中同学,现在的金融男神成寒。同学一场,苏清决定提醒提醒这个未来的反派。结果他刚敲开成寒的门,就被成寒拉进了怀里,下一秒天翻地覆,妖精打架。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两个人面面相觑。苏清捡起地上的衣服,心道
都市 连载 29万字
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

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

深海手术刀
【本周三5.29入v~已掉马】林朝(zhao)x沈临风。沙雕小甜饼。全文存稿,中午11点更。微博@深海手术刀 林朝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从小完美无暇,成绩优异保送清华,前途一片光明。直到一场车祸夺走他的双腿。 双腿残疾以后,家里来了个年轻护工。护工不对劲,戴着口罩,身材好得像男模。腹肌随便摸,却把口罩焊死在脸上。怎么都不让看脸。 最诡异的是,护工有时候看着他会露出奇怪的眼神。压迫感强烈,感觉随时
都市 连载 24万字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木尺素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接档文《这是一封求救信[刑侦]》求预收江玺最近订了婚,她担心对方是渣男骗婚gay,于是让自己那当过影帝的、很会撩人的弟弟江黯出面帮忙试探江黯用微信小号加人,输入准姐夫微信号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一位数,加到了自己的对家——比自己小六岁的新晋影帝邢峙通过好友申请后,邢峙给他发了个:【?】并不知道自己加错了人,江黯给对面发去一张腹肌照,并附言:【喜欢这款吗?】一段时间后,江黯找
都市 连载 27万字
[综英美]哥谭魔女

[综英美]哥谭魔女

机械松鼠
“现代魔女的归宿多种多样,有的归还大地,有的投奔往昔,有的归于第一,有的堕为人类。而在做出抉择之前,还有一段可以短暂停留的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新的都市传说开始在哥谭流行起来。向魔女支付代价,对方就将实现你的愿望。愿望的代价多种多样,却始终与金钱无关,小到陪伴在枕边的破旧玩偶,大到眼睛、心脏或者灵魂。——要是更大的愿望呢?“那就要冒一些风险了。”「哥谭将举行一场实
都市 连载 3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