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灵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柏奇小说beranm.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傅凭司闻言,神色微怔。

旋即,他抬眸看向盛明盏那边的床头柜,注意到放在那里有些突兀的漆黑坛子。

傅凭司低声道:“它在说什么?”

盛明盏同样压低了声音:“它喊我妈妈,说妈妈好,爸爸坏,让妈妈千万别吵醒爸爸,爸爸会杀了它的。”盛明盏说罢,静下心来,又听了听,

明游,下心来又听7听,它好像察到你过?

“它好像察觉到你醒过来了,没再说话。”

傅凭司起身,将房间的主灯打开。

明亮的灯光下,漆黑坛子泛着深幽的光,上面的血从坛盖上溢出来,呈流水状挂在坛外壁。

盛明盏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指尖,

傅凭司将他拉起来,带到卫生间,用流水冲掉他手上的血。

染了点儿血。

做完这一切,傅凭司才问:“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盛明盏摇头:“好像没有,就是它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

“我在晚上的故事会中,讲了这个‘明星养小鬼”的故事,晚上就有鬼孩子来喊我‘妈妈’。”盛明盏回想道,“那其他讲过故事的其他四个人,今晚也会遇见类似的噩梦了?”小说家的“未来的我杀不死过去的我”。

画家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医生的“吃一根肠子,就得还一根肠子”。

丁小影的“噩梦庄园讲故事”。

这四个故事里面,听起来好像是画家的故事最为危险

小说家不会被杀死,医生没有主动吃肠子,丁小影的套娃式讲故事。只有画家的故事里,有个画家成为了画。“也不是一定就难以破解。

傅凭司沉吟说:“画家的故事里,有两个画家,一个模仿者,一个原创者。只要画家认定自己是原创者,被框进画里的,就是模仿者。”盛明盖眸光亮起来,

“懂了。

“画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进副本的人。”

老手肯定会比新手更加谨慎。

傅凭司把人抱进怀里,低头亲了亲盛明盏,道:“我们换个位置睡。”

两人走出卫生间,傅凭司坐在先前盛明盏入睡的那边床,垂眸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的漆黑坛子。

两人上床后,盛明盖抬手关掉房间主灯,躺进被子里。

傅凭司贴近时,盛明盏突然想到一件事,叹了声气。

傅凭司问:“怎么在叹气?

盛明盏在被窝里伸手戳了戳他男朋友的腰身,问道:“哥哥,你说两边时间是基本同步的,那我要在这里待七天,上课怎么办?不就缺席了吗?我的课堂平时分。不知道为什么,傅凭司感觉在副本里讨论这种事情,有些奇怪,像是身处高压环境下存在着一种莫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盛明盖戳着他的腰身,略微有些痒。

傅凭司捉住盛明盏的那只手,失笑地说:

“缺席了课的话,事后向你们的班导补一张请假条吧。”

“烦。”盛明盖道,“有请假条,上课老师还是不管,会扣平时分的。”

期末成绩由平时成绩和考试卷面成绩组成,平时成绩占比还是挺大的,就算考试卷面成绩满分,平时分低,也很麻烦。奖学金有可能失之交臂。

奖学金不单单是成绩好就行,还得全面发展的人才,该参加活动的,得参加活动,该社交的,得社交才行。傅凭司听完盛明盖的小声嘀咕,低声哄说:“那我给你保底,设置一个‘盛明盖专属奖学金’,要是你的卷面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我就给你发奖学金。”他要奖学金,是给男朋友买礼物的,那要是这个“盛明盏专属奖学金”出自男朋友之手,被他得了,最后他又用这笔钱给男朋友买礼物,那不是从男朋友的左手往右手倒钱吗“这不一样。”盛明盏强调道。

盛明盏握紧拳头,给自己鼓励:

“我一定会得奖学金的。

“好的,你一定会得奖学金。”傅凭司轻笑,“那我的‘盛明盖专属奖学金”,还是有效,到时候我家小朋友就有双份奖励了。”盛明盏窝在傅凭司怀里,安心地进入梦乡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又响起那道天真稚嫩的声音,在喊他:“妈妈!妈妈!妈妈,你不爱我了,你真然把我的存在告诉爸爸,爸爸好凶,他在蹬我!”盛明盏眼睫轻颤,又被吵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发现他和傅凭司换了位置后,漆黑坛子在他睡觉的时候,又偷偷跑来了他现在睡觉的地方。傅凭司先于盛明盏醒来,此刻察觉到怀中人的动静,声音极轻:“宝贝,你又被吵醒了?”

盛明盏坐起身来,道:“我想起来了,我没给孩子吃糖呢。

他欲下床去找自己的外套

傅凭司伸手拦住盛明盏起身的动作,道:“我去找。

盛明盏坐回床上:“在我的外套里。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在餐厅里抓了一把糖果揣外套衣兜里。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穿书]

欲买桂花酒
迟雪洱穿书了,穿成了古早耽美文里跟富商大佬联姻的炮灰受。 彼时他才二十岁,面容精致瑰丽,漂亮得蛊惑人心,只可惜是个泡在药罐子里的命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水晶玻璃美人。 跟他联姻的大佬金尊玉贵,气质禁欲,初见面时一双冷眸不带丝毫情愫:“我工作比较忙,婚后可能没那么多功夫陪你,你要学会自己打发时间。” 迟雪洱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感觉一下就能把他抱起来的冷峻男人,突然一阵咳嗽,苍白的脸蛋微微泛
都市 连载 31万字
暗夜潮涌[娱乐圈]

暗夜潮涌[娱乐圈]

山花对酒
奚沅第一次见周惊鸿,是在一艘纸醉金迷的豪华游轮宴上。海风湿咸,声色靡靡。他斜倚着船舷在孤灯下抽烟,白衬衣解得只剩了一颗扣子。奚沅误以为他也是被带来船上“献祭”给富婆或富商的艺人,她鼓足勇气上前,拉了拉他袖子,眼眸纯澈潋滟地看着他。“我们一起逃吧。”桃花眼轻掀,周惊鸿慵懒地看她,暧昧光影下,一张俊脸冷艳清绝不似凡人。“逃去哪儿?”他吐了口烟,声音低沉磁性。奚沅踮起脚,附在他耳边软声吐气:“这里很乱很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反派非要和我结婚[娱乐圈]

反派非要和我结婚[娱乐圈]

林盎司
苏清在22岁高中同学聚会这一天,终于发现自己是一本活在小说里的炮灰,哪怕他再努力,也只会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以此,反衬主角的顺风顺水。苏清:……拳头硬了!他一抬头,意外看到了书里的反派,自己曾经的高中同学,现在的金融男神成寒。同学一场,苏清决定提醒提醒这个未来的反派。结果他刚敲开成寒的门,就被成寒拉进了怀里,下一秒天翻地覆,妖精打架。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两个人面面相觑。苏清捡起地上的衣服,心道
都市 连载 29万字
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

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

深海手术刀
【本周三5.29入v~已掉马】林朝(zhao)x沈临风。沙雕小甜饼。全文存稿,中午11点更。微博@深海手术刀 林朝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从小完美无暇,成绩优异保送清华,前途一片光明。直到一场车祸夺走他的双腿。 双腿残疾以后,家里来了个年轻护工。护工不对劲,戴着口罩,身材好得像男模。腹肌随便摸,却把口罩焊死在脸上。怎么都不让看脸。 最诡异的是,护工有时候看着他会露出奇怪的眼神。压迫感强烈,感觉随时
都市 连载 24万字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误把腹肌照发给对家之后[娱乐圈]

木尺素
*日更,每天中午12点更新*接档文《这是一封求救信[刑侦]》求预收江玺最近订了婚,她担心对方是渣男骗婚gay,于是让自己那当过影帝的、很会撩人的弟弟江黯出面帮忙试探江黯用微信小号加人,输入准姐夫微信号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一位数,加到了自己的对家——比自己小六岁的新晋影帝邢峙通过好友申请后,邢峙给他发了个:【?】并不知道自己加错了人,江黯给对面发去一张腹肌照,并附言:【喜欢这款吗?】一段时间后,江黯找
都市 连载 27万字
[综英美]哥谭魔女

[综英美]哥谭魔女

机械松鼠
“现代魔女的归宿多种多样,有的归还大地,有的投奔往昔,有的归于第一,有的堕为人类。而在做出抉择之前,还有一段可以短暂停留的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新的都市传说开始在哥谭流行起来。向魔女支付代价,对方就将实现你的愿望。愿望的代价多种多样,却始终与金钱无关,小到陪伴在枕边的破旧玩偶,大到眼睛、心脏或者灵魂。——要是更大的愿望呢?“那就要冒一些风险了。”「哥谭将举行一场实
都市 连载 30万字